三都水族马尾绣织绣纹样的视觉符号语构研究

摘 要:语构是语言构成的基本规律和法则。了解和认识语构对于视觉艺术符号深层次的解读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与意义。现以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的语构为主要研究对象,运用归纳、整理的方法,将马尾绣视觉艺术符号语构中的纹样造型法则:模拟法、适合法等,以及刺绣纹样视觉符号的形式美法则:对称、均衡和自由性法则等进行了分析与研究。最后,对于三都水族马尾绣非物质文化艺术遗产纹样视觉符号语构的研究,对于水族马尾绣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独特性、民族性、识别性、广泛性的认知及其未来开发的战略思路、发展策略、实施方案、应用前景的开发与保护等问题提供更科学有效的思路与方法。

关键词:马尾绣;纹样;语构

中图分类号:J52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444X(2018)01-0100-05

国际DOI编码:10.15958/j.cnki.gdxbysb.2018.01.017

符号一词,在一般的概念中,往往是为了方便用一个简单的代号来代替另一个复杂的对象中概念而已。[1]在刺绣过程中,刺绣纹样构成的基本依据与法则即是绣品中的视觉符号语构。[2]从视觉符号的信息传达角度而言,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同样有着属于自已纹样组织与构造规则,对于水族马尾绣纹样的研究,有学者从色彩、纹样种类及装饰等对其做过一些研究,至今未从符号学的角度对其组合规则等进行探析。为此,想着重对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纹样的构成法则、探讨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的语构。

一、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语构法则

语法(构)亦是指语言的结构方式,包括词的构成和变化,词组和句子的组织规律。[3]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语构即是指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的造型方式、变化规则、构成法则等,其中包括单独纹样与组合纹样的语构。所谓单独纹样,就是指与其它结构部分不相联系,而能单独发挥装饰作用的个体纹样。[4]马尾绣中的单独纹样构成法则是指水族妇女们在创造马尾绣单独纹样时所通用的一些法则。在三都水族马尾绣服饰中,单独纹样也较为常见。通常用于绣片、妇女衣脚、男士上衣胸前、背部等。从视觉符号的语构看大致有以下基本法则:

(一)模拟法

模拟即模仿形态,但不完全是对自然物象的真实再现,而是在长期观察的基础上,通过抽象、概括和总结物象具有本质性特征的视觉艺术符号。[5]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大部分属于对自然与生活中物象的描摹。它以图形纹样和色彩等搭配与组合,构成精美而无不令人赞叹的服饰等生活饰品,马尾绣传统刺绣的最根本的目的。水族先民对生活或自然界中的物象,经过长期的观察或大脑当中记忆及印象,将其基本特征意化为具有一定意义的简洁形态,再通过水族妇女所掌握的独特的马尾绣刺绣技艺形成了各式各样的视觉形象,刺绣纹样的造型、组织过程就这样完成,最终形成了带有夸张、抽象、简练、概括而有独具特点的纹样造型,如图1所示。

圖1中的脊宇鸟纹样,脊宇据说与“吉育”同音,是水族妇女在自已或孩子的服饰中运用的较广泛的一种刺绣纹样种类。也是水族妇女描摹大自然中据说是喜鹊的形象,通过马尾绣表现出来的鸟的纹样,可以感受到水族妇女们所具有的本能的艺术天赋,她们把握住了物象最主要的特征与动态等形体美感,她们所创造的纹样造型,有整体模拟与局部模拟;也有多种形态的变形组合与“嫁接”。纹样普遍具有具象形描摹的倾向。就是抽象形态,也有很多灵活多变的造型,笨拙的形态中透着一种灵气,通过这种描摹方式的刺绣对水族妇女的生活起着至关重要的装饰作用和意义,使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具有典型的民俗化和生活化,模拟化所刺绣的纹样及色彩,使马尾绣品显得丰富而有变化,形成水族人们独有的一种纹样造型风格。

从造型类别上讲: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模拟的物象主要是以生产、生活或自然界之中多见的花、鸟、虫、鱼、禽、兽、家畜等,体现出一种原始本真的生态美感。

(二)适合法

适合纹样是我们传统美术当中较常见的一种图形造型形式。它是指在一定外形限制下,将纹样素材进行加工和组织,形成与外形匹配且具视觉美感的图形造型形式。轮廓的形态对纹样的形态和布局有直接的影响。在水族马尾绣中常见的适合纹样形态有:方形、梯形、月牙形、斧形、“U形”、蝴蝶形、桃形等。如图2中的“月牙形”和图3中的“斧形”分别是水族常用在香包和妇女服装上胸兜的马尾绣片中的纹样。但无论什么样的外形轮廓,水族妇女们都能巧妙地将精心构思的纹样和谐安排在多种外形的轮廓之内,使纹样能够取得较好地装饰效果。在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中常见的适合形纹样形式有:放射式如图4中所示的铜鼓纹,隅角式如图5中的马尾绣服饰衣服角处的装饰,自由式如图6“桃心”形的马尾绣绣片等几种。

从构成艺术的角度而言,放射式适合形纹样通常是带有一定方向性的纹样构成形式。最常见的就是向心式、离心式、同心圆式及多心式等构成形式。向心式纹样构成是带有方向性的基本形按一定的规律向中心集中;离心式纹样构成是带有方向性的基本形按一定的排列顺序背离中心点向外发射,同心圆式构成是多个相同或相似的造型围绕一个中心向外扩展;多心式构成是一种或多种发射式构成形式分别以各自的中心点进行的发射式排列且组合在同一幅作品或同一幅刺绣成品中的构成形式。三都水族马尾绣中的铜鼓纹绣片如图4所示就是具有代表性的离心式、向心式与同心式构成相结合的绣片。图中心的主体“太阳纹”带有方向感的尖角向外具有发射状,明显具有离心式发射的构成特点;但最外边的“锁边绣”带有方向感的“尖角”又明显的具有向圆形绣片中心集中的感觉,又有符号向心式发射的构成特点;而中间和最外部的辅助形态“圆形”及“点状”间隔排列的形态又分别都是在以绣片中心点为“发射点”的同心圆上进行的排列或形态的构成。象这类混合在一起进行的刺绣在马尾绣片中较为普遍。

隅角形纹样往往是用在服饰等某一角或多角进行的装饰构成形式。目前,水族妇女们亦开始直接将隅角纹样形式应用在女式挂包等进行装饰。对于它们的纹样造型受隅角形状等的限制。但这种隅角纹样在三都马尾绣妇女服饰中颇为常见如上图5所示为水族妇女马尾绣衣服中的隅角纹饰。

自由式的适合纹样构成形式,在三都水族马尾绣中也是较为常见的一种,如图6中的桃心形的马尾绣小绣片、图7中水族孩童的帽顶绣片,往往是根据刺绣者对刺绣品的用途和刺绣者的爱好随意制订外形轮廓的一种刺绣纹样构成形式。另外,比如:水族是集中将马尾绣刺绣技艺综合应用在背带等服饰中,致使马尾绣成为水族人极具特点的非物质文化艺术遗产,而马尾绣背带的制作是先将一片片局部的绣片按照提前预定好的轮廓和大小一一绣织好,然后再将这些不同大小,形态各异的绣片缝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背带。为此,对于背带中大大小小的诸多绣片本身就是水族妇女们在形态各异的外形轮廓中精心布局和安排着适合它们的图案纹样造型。因此可见,自由式适合纹样的构形与制作对于水族妇女来看,已不再是陌生的事了。

二、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美的形式法则

從构成艺术的概念出发谈美的形式规律或法则,大致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有秩序的美,这是运用较普遍的一种形式表现,从构成的形式来看,有对称、均衡、重复等形式,另外还具有强烈律动感的渐变、发射等构成形式;另一种则是打破常规的美。比如:对比、变化、特异、夸张等都具有反常态的特性。其中对称、均衡、是自然界中最为常见和习惯的一种美的表现形式,贵州三都水族马尾刺绣纹样视觉符号大多源于观察自然或生活物象的模拟,故很多也是遵照对称与均衡等的构成法则,另外,变化与夸张也是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中较为常见的表现法则。

(一)对称法则

对称是指纹样的形态各构成部分在横向或纵向上,有相同的元素反复排列而形成的造型形态,对称亦是表现均衡比较完美的形式。对称纹样造型能给人一种强烈的秩序感,庄重感,呈现出一种安静平和之美。它在机能上可以取得力的平衡,在视觉上会使人感到完美无缺。[6]对称纹样,在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艺术符号中应用较为广泛,这与三都水族妇女们的审美意识有关。

图7为水族马尾绣孩童帽顶绣片,所示的纹样造型,左右和上下分别是对称的蝴蝶造型纹样,对称的两个纹样完全一致,不论从纹样的形态,还是绣品丝线的色彩都完全一致。因而在视觉上它们都使人们的视觉显得完全平衡,成为最均衡的纹样形式——对称纹样。

(二)均衡法则

均衡是指纹样在假设的中心线或支点上下,左右或周围配置不同的图案形式,它是由形的对称变成力的对称,给人以等量不等形的感觉,是一种有变化的平衡。均衡与对称相比更具有灵活变化的美感,相对比较难掌握,多靠经验来判断。[7]比如,在纹样的设计上,在画面中对于上下、左右,包括隅角在内各构成元素之间的轻重、分量等,都应做出适当的构思,从而可以取得均衡的视觉效果。就单独纹样讲,同样需要考虑纹样的均衡性。在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艺术符号中,就有很多均衡形式的纹样存在。马尾绣刺绣纹样中,水族妇女靠自已长期刺绣的经验和审美意识,不仅要考虑构成纹样各元素之间形状的重心与形体本身中心位置的相互关系,还要考虑刺绣纹样中各元素的造型形态与色彩等给人的视觉平衡美感。如图8为红底鱼形绣片,以此体会马尾绣中单独纹样视觉艺术符号中均衡形式法则的具体应用。

图8是刺绣水族龙图腾纹样的马尾绣片。底色为红色,纹样整体以绿色为主调色,带有马尾绣线勾勒白边,纹样主体偏右而龙头偏向左侧。这种紧紧围绕重心线,调节纹样形态使之各部分的左右偏移,使纹样整体具有视觉的平衡感,心理上的平衡美感,具有较好的装饰视觉效果,使绣片产生了活泼灵动的感觉。

(三)自由性构成法则

在民间采风和田野调查时,常常在问老百姓有些图案表示什么意思,他们会常常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也没啥,想画就画了,只要看见的想画就画,就是没看见的,心里想到的,想画也画了”,这些纯朴的语言却道出了我国民间美术创造的心理状态,也充分展示了民间美术的造型规律。这也正是民间美术自由性构成法则产生的基础,这使民间艺人在创造各种图案纹样造型时不受任何自然物象时空等存在的局限,他们是在客观物象的基础上,凭着自已自由的想象,主观、大胆、随心随意的创造以表达自已本能所具有的心理与精神等的思想与情感。这本身就体现出民间美术造型中自由、随意的创造法则。这也是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的一个创造性准则。由此,对于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非物质文化艺术遗产刺绣纹样视觉符号语构的分析与研究,对于水族马尾绣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独特技艺、深蕴民俗文化解读、民族服饰等识别性、应用的广泛性等方面的了解以及在未来社会中如何开发应用的战略思路、发展策略的制定、实施方案的落实和应用前景的分析、保护与传承等方面的问题提供较为理性、科学有效的思路与方法。

现以三都水族马尾绣纹样中的蝴蝶纹与凤凰纹为例如图9中的a、b、c分别为三个不同的蝴蝶纹、图10中三个不同的凤凰纹,对于水族妇女刺绣蝴蝶纹和凤凰纹等此类运用较普遍的纹饰,几乎说没有固定的图案模式,她们是根据绣片的大小,刺绣者各自不同的习惯和审美观的不同而有不同的造型特点。诸如图9中所示的蝴蝶纹在水族马尾绣中就有很多,同样如图10中所示的凤凰纹分别都有各自不同的造型形态。反映出三都水族人们自由浪漫的生活情趣以及灵活、巧妙地应对现实多变的生活现状的处事方式,同时,也是水族妇女们特定的审美意识及随意、自由、灵动的处世方法的充分体现。

结 语

主要针对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艺术符号语构当前研究的缺陷,分析和总结了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的构成法则及其美的形式法则,得到如下结论。

一是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的语构,大致可划分为:模拟法、适合法,在适合法中主要以放射式、隅角式、自由式等几种造型方式为主。

二是三都水族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艺术符号语构中美的形式规律与法则,以模拟法等为主,以自然物象普遍存在的对称与均衡等特殊的形式美规律为纹样创造的基础法则在马尾绣刺绣纹样视觉符号中广泛运用。另外,自由性构成这一美的形式法则也是水族妇女们特定的审美意识及随意、自由、灵动的处世方法在马尾绣刺绣中的充分体现。

综上所述,从符号学的角度对于贵州三都水族马尾绣非物质文化艺术遗产刺绣纹样视觉符号语构的分析与研究,对于水族马尾绣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独特技艺、深蕴民俗文化解读、民族服饰等识别性、应用的广泛性等方面的认知,马尾绣在未来社会中的开发应用时的战略思路、发展策略、实施方案和应用前景以及保护与传承等方面的问题提供较为理性、科学有效的思路与方法。

参考文献:

[1] 张宪荣.设计符号学[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04:2.

[2] 苟双晓.云南少数民族织绣纹样视觉符号应用研究[D].昆明:昆明理工大学,2007:41.

[3] 郭茂来.视觉艺术概论[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2:107.

[4] 董季群.中国传统民间工艺[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04:16.

[5] 杨德鋆.美与智慧的融集[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1993:6.

[6] 赵殿泽.构成艺术[M].沈阳:辽宁美术出版社,1987:30.

[7] 李建文.图案装饰基础[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8:12.

(责任编辑:杨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