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素草书对日本平安时代草书的影响

【摘要】:在日本的飞鸟时代,佛教由中国传入日本,日本书道的发展也随之开始。公元(608)年,小野妹子来隋朝拜见学习,随后日本派送大量遣唐使与中国开始了直接的文化交流。隋唐的书法也随之传到日本,使之学习摹仿。在平安时代的中晚期,盛名的“三笔三迹”更是开创了独具日本风貌的和样书风,在平安时代的草书作品中不仅渗透着二王的潇散妍美,也能够找寻出怀素狂草的抒情风貌。笔者试从平安时期几位书家的草书作品中找出对怀素狂草书法的传承与发展,给现代的草书创作以提供借鉴作用。

【关键词】:怀素;草书;发展;平安时代

一、平安时代的日本书法

(一)平安早期及之前的日本书法

日本的书法史中,在和样书风形成之前,日本的书法觉醒经历了很长的一段蛰伏。最早期汉字传入日本,朝鲜百济国使王仁进献了《论语》十卷,《千字文》一卷,系统的汉字开始被日本接受,以汉字为载体的书法也进入日本的视线。

飞鸟时代(592-710),佛教经中国传入日本后,在当时圣德太子的支持下,佛教迅速发展。通过经卷,日本人大量地接触汉字,熟悉了汉字的字义及其书写方法。因为佛教信仰,抄写经文时必须庄严穆重,这样也带引了书写汉字的审美性。[1]隋炀帝大业三年(607),小野妹子来华拜见隋炀帝,标志着日本不再通过百济,而是与隋朝和之后的唐朝直接进行往来交流。以此为开始,随后很长一段时期,日本派遣了大量的留学生与留学僧,史称为遣隋使、遣唐使。随着遣唐使的交流,唐文化也就直接输入到了日本。

日本奈良时代(710-794)对应的是中国的唐朝开元盛世,日本派遣了大批的遣唐使来唐学习诗词佛经,开启了与中国全方位的文化输入。二王的书迹也已传入日本,同时我国高僧鉴真东渡日本,带去了大量佛教经典,也将《东晋王右军真迹行书》一帖、《东晋小王真迹行书》三帖以及唐人墨迹等极为珍贵的书法精品带到了日本,[2]可以说对早期日本书法发展有重要贡献。

平安初期弘仁年间,嵯峨天皇执政。这时期著名的书法家最澄(767-822)、空海(774-835)、嵯峨天皇(786-842)、橘逸势(?-842)等。其中空海、嵯峨天皇、橘逸势三位书家被尊称为“三笔”。“三笔”中空海名声最高,被誉为日本的“书圣”。空海的书法除了取法王羲之,另外还加入了颜真卿、徐浩的笔意,在其作品中已初露日本书风端倪。

平安中期“和样书风”的诞生,平安时代中期,因为唐朝发生战乱、政治动荡,再由日本财政紧张,遂于唐昭宗乾宁元年(894年)叫停了二百多年的遣唐使。[1]十三年后,907年唐朝灭亡。日本追随模仿中国的势头减弱,开始了自己民族文化的觉醒。书法作为一方面也出现了日本独特的风貌-“和样书風”。

和样书风的代表是被称为“三迹”的三位书家:小野道风(野迹)、藤原佐理(佐迹)、藤原行成(权迹)。其中小野道风(894-966)是和样书风的创始人,其作品用笔多圆转,且楷、行、草相互交织。藤原佐理(944-998)继承了小野道风的和样书风并把其发扬光大,相比道风的草书,佐理的草书线条更加柔练富有弹性,更加的变化莫测。藤原行成(972-1027)和样书风起自小野道风,发展于藤原佐理,完成于藤原行成[3]藤原行成的书风比之前两位多了几分稳健,点画粗壮,内含筋骨,所以在其书法作品中以行书居多草书辅之。

二、怀素草书对平安时代草书的影响

怀素(737-799)字藏真,俗姓钱,永州零陵(今湖南零陵)人,以“狂草”名世,史称“草圣”。

日本的遣唐使从怀素出生(737年)到停止派送遣唐使(894年)为止,中间遣唐使一共来唐四次(此处送唐使、迎入唐使不在其中)。分别是公元752年、777年、804年、838年[4]在此四次中前两次遣唐使来唐,怀素仍在世,任华《怀素上人草书歌》云:“狂僧前日动京华,朝骑王公大人马,暮宿王公大人家。”可以见得怀素在长安已是名声鹤立。遣唐使至长安,虽无明确的史籍记载怀素书作随遣唐使流传至日本,不过按怀素当时唐代的书法影响,有作品流入日本也在情理之中。

(一)怀素草书对平安早期草书的影响

空海于公元804年随遣唐使来华,在中国学习两年,公元806年返回日本。我们从空海返回日本后在公元813年写的作品《金刚般若经解题》与怀素《小草千字文》作对比,从笔法、结体都可以看出怀素对空海的影响。在平安早期的日本书坛,模仿晋唐书风十分流行。

(二)怀素草书对平安中后期草书的影响

平安中后期的草书作品中如醍醐天皇(885-930)的狂草作品《白居易诗卷》整幅作品自由挥洒,节奏强烈,气势豪放,不同于日本书法往前的字字独立、少有连带,是一幅典型的狂草作品。

受怀素影响的书家在平安中期还有小野道风(894-966)与藤原佐理(944-998)。小野道风为“三迹”的杰出代表,号称“野迹”,其书风标志着“和样”书风的确立。藤原佐理晚于小野道风,其在继承了小野道风的基础上又开创了自己的风格。笔者从这两位书家的草书作品中来看怀素对其的影响。小野道风流传的书法作品中多为真、行、草相互参杂如《三体白氏诗卷》、《屏风土代》等。在《玉泉帖》中则草书居多是小野道风的另一种风格。

藤原佐理是平安时代继小野道风之后另一位受怀素影响的书家,也是平安时代草书的杰出代表,《宋史》中曾记载“纳参议正四位藤原佐理手书二卷”,[5]是在宋代中日交流时,藤原佐理的手书被当作国礼送给汉主,可见佐理当时在日本书坛的影响。其现存作品有《诗怀纸》、《头弁帖》、《书状断简》一页,共七件。其中《诗怀纸》是其早期时二十六岁时所作行书,风格仍是学习道风,笔法熟用魏晋。《国申文帖》与《恩命帖》是佐理三十九岁时所作草书,两者风格相近,线条连绵流利,有些字形结体上趋于假名化,虽然还有些许道风的影子,不过这两件作品已经显露出了佐理独特的书风。

纵观佐理从早期到晚期的作品,都可以看出对怀素草书笔法的继承:起笔多用篆籀笔法,使转居多,字与字的连带圆实,与怀素相比佐理的线条更为松动,怀素的线条更为劲道。

怀素对平安时代书家的草书影响多在于点画线条结体上,而日本各书家在继承怀素草书的同时也表现出了自己个人的精神面貌。如醍醐天皇的狂草在怀素的基础上加大了粗细的变化,使其更加跌宕起伏。小野道风在继承怀素的同时运用了比怀素更为强烈的墨色变化,融入到自己的作品中。藤原佐理则同时将怀素的点画线条、假名书法的直来直去,流利爽快、道风的墨色运用结合到自己的草书创作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结语:平安时代草书对怀素草书的创新对于当代草书创作的意义

从上述平安时代书家对怀素草书的继承与创新中可以看出,日本的书家擅长模仿与改进,在继承吸收的同时融入自己的精神情感,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从最初空海单纯的模仿;到醍醐天皇比之怀素,章法更为跌宕起伏;到小野道风更为强烈的墨色变化;最后藤原佐理汲取众长完全成熟的个人风貌。

参考文献:

[1]陈华,物有本末 事有终始——再论日本书法形成中的中国之影响[J], 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05)。

[2] 张亮,中国书法对日本书道的重大影响[J], 美与时代(下), 2011(09)

[3]钟鼎,日本平安时代书法对中国书法的“继承”及其“变迁”[J], 中国书法,2015(02。

[4]陈璐一,日本遣唐使研究述论[D],郑州大学 2007

[5]黄诗君,日本“和样”书风的借鉴与转化[D],云南大学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