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文献计量分析的国内翻转课堂研究综述

摘要:翻转课堂通过改变教学流程,让学生自主掌握学习的进度和深度,真正实现了“以学为主”的教学目标。对翻转课堂的起源和定义进行了阐述,运用文献计量分析法对国内翻转课堂方面的文献进行了分析,通过研究翻转课堂的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出翻转课堂发展方向以及各自的着重点,指出现阶段翻转课堂研究存在的问题,以及今后应注意事项,以期为翻转教学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翻转课堂;文献计量分析;教学改革

DOIDOI:10.11907/rjdk.143636

中图分类号:TP4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文章编号:16727800(2015)001016102

0 引言

翻转课堂英文名称为“Flipped Class Model”,与传统教学模式相比较,在这个全新的教学过程中,我们所能看到和感受到的,几乎都是学生“学的过程”,教师更多的责任则是去挖掘学生的疑问、引导学生更好地运用知识。翻转课堂理念最初来源于美国科罗拉多州落基山“林地公园”高中的两位化学教师乔纳森·伯尔曼和亚伦·萨姆斯。2011年,翻转课堂成为研究热点,逐渐为众多教师所熟知,并成为全球教育界关注的新型教学模式,这些归功于孟加拉裔美国人萨尔曼·可汗创立的非营利教育组织——可汗学院[1]。国内进行相关实践的学校有重庆聚奎中学、深圳南山实验学校、南京九龙中学、广州市第五中学等,我国仅作为教学改革试点,还未大面积推广[2]。

翻转课堂的价值在于彰显新课程改革的“人本主义”理念,能够充分发挥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增进学习中的互动,提升学生信息技术素养[3]。翻转课堂的实施有助于教学相长。为使国内翻转课堂更好地发展,有必要对翻转课堂的研究现状进行分析,对国外翻转课堂的研究加以借鉴,取其精华,使其与国内实际相结合,不断完善。

1 研究方法与过程

1.1 研究方法与样本来源

本文选取文献计量法对翻转课堂的相关文献进行分析,先从量化的角度呈现近几年翻转课堂的研究现状,再从质性的角度结合代表性文章进行重点分析。笔者确定检索关键词:为“翻转课堂”,基于CNKI全文数据库对学位论文、期刊文章进行检索,检索时间为2011年1月至2014年5月,匹配方式为模糊匹配。经排除与本研究无关的样本,最后得到的研究数据如表1所示。

1.2 类目设计与界定

根据翻转课堂研究的具体内容,笔者设计了5个一级类目及相对应的子类目,形成了类目表。一级类目分别为:理论探究、教学模式探究设计、教学研究与案例相结合分析、技术及平台、发展实施评价。每个一级类目又分为相对应的子类目,理论探究对应的子类目包括:理论探讨与研究、意义价值、特征分析;教学模式探究设计对应的子类目包括:基于游戏竞赛设计、基于环境设计、基于任务设计、基于平台设计、基于移动学习设计、基于网络教学系统核心设计;教学研究与案例相结合分析对应的子类目包括:计算机教学、英语教学、音乐教学、数学教学、语文教学、政治教学、化学教学、教师培训及人才培养、操作性课程教学;发展实施评价对应的子类目包括:总结评价、发展与反思。

2 研究结果分析

根据设计的类目表及统计每个类目、子类目的研究情况,得出量化的研究数据,如表2所示。

2.1 国内翻转课堂研究现状及趋势

从表1可以看出,国内对翻转课堂研究从2011年开始,之后发展很快。在国内翻转课堂研究中,理论研究占54%,教学模式设计占20%,教学研究与案例分析占42%,技术及平台占4%,发展实施评价占34%,如表2所示。由此可见,研究重点为理论探究和教学研究与案例相结合分析。在理论探究中,理论探讨与研究和意义价值的研究分别占据了22%和20%。

2.1.1 理论探究

理论探究类目中,包括理论探讨与研究、意义价值、特征分析。由于翻转课堂是新兴话题,探究 “是什么”的问题很重要。在理论探究与研究中,不同研究者就翻转课堂的含义给出了不同的定义,归纳起来共同点是:翻转课堂是通过教学流程的改变而实现以学生为中心的地位,是教学改革下的新课型。

翻转课堂这种新的教学模式意义重大。对于教师来说,翻转课堂有利于提升教师信息化素养,有利于提高教师教学技能,有利于提高教师有效提问的能力;对于学生来说,翻转课堂有利于培养独立思考并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利于提高参与度。

翻转课堂特征分析显示,教师和学生的角色发生了很大转变,真正实现了“以学定教”和“以教导学”的目标。翻转课堂通过教学流程的改变使得课堂时间重新分配,更多的时间给予学生,学生拥有课堂话语权,真正实现了课堂 “主人”的地位。翻转课堂使得家长的作用更加突出,使“家长——学生——教师”三者之间联系紧密。

2.1.2 教学模式探究设计

教学模式探究设计类目中,包括了基于游戏竞赛设计、基于环境设计、基于任务设计、基于平台设计、基于移动学习设计等,强调了教学模式的具体形式,从学生出发,考虑所设计的教学模式是否达到相应的教学目标,这符合我国目前的教育形势。

基于游戏竞赛设计的翻转课堂模式,体现了张金磊[4]游戏化学习的理念。基于游戏化理念的翻转式教学模式,使学习者在轻松愉快的环境下完成学习内容,有助于培养学习者的主动性、创造性和协作性;基于环境设计的翻转课堂模式,以广东省某教师设计一个网上学习体验中心为例,将游戏因素引入到翻转课堂环境的设计中,通过运用动画技术等构建吸引学生的翻转课堂教学环境[5];基于任务设计的翻转课堂模式,教师将教学内容设计成一个或者多个具体的驱动式任务,引导学生以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入手学习基础知识,从而培养学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基于平台设计的翻转课堂模式,体现在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中心学校实践的基于Moddle平台的英语翻转课堂教学应用,北京师范大学的基于教学服务平台的大学信息技术公共课翻转课堂教学应用等。这些教学实践充分应用平台的功能为翻转教学服务,很好地实现了师生、生生交互;基于移动学习设计的翻转课堂模式,移动学习为翻转课堂教学模式提供技术支持,通过创建学习社区实施翻转教学。

2.1.3 教学研究与案例相结合分析

国内对该类目的研究主要是计算机教学、英语教学、音乐教学、政治教学、教师培训及人才培养、操作性课程等,与基础学科结合研究,注重培养学生的发散思维。我国越来越注重翻转课堂与具体案例结合的分析,这一数据有力说明翻转课堂的未来发展趋势是理论与实践结合,以建构主义思想培养人才。

2.1.4 技术及平台

技术与平台类目中,主要是平台设计。平台的教学内容管理模块、交流讨论模块、测试评价模块、拓展资源模块、课后作业模块都是有效支持翻转课堂顺利进行不可或缺的部分。当然,对于不同教学内容实现的翻转课堂,平台应呈现相应的功能。一定的硬件设施是实施翻转课堂研究的必要条件。

2.1.5 发展实施评价

发展实施评价类目研究,包括总结评价、发展与反思。发展实施评价研究占据很大部分,这方面研究更加重视总结性评价。

2.2 总体分析

通过上述国内外翻转课堂研究方向比较,可以看出:我国对翻转课堂的研究侧重于理论和意义,将翻转课堂的研究和案例结合起来时,多为基础理论学科,这也符合翻转课堂在我国是新兴课题的实际。同时,我国理论研究多于实践应用。对于翻转课堂课题的发展与评价,国内开展了大量的研究,结论是翻转课堂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3 结语

任何新的事物,都不可能简单照搬,“学习—消化—吸收—应用—迁移—发展—创新”是人类学习知识最基本的方法。翻转课堂作为“舶来品”,要在我国教育界生存,必须经历以上阶段,需要结合我国的教育现状对其进行本土化改进,寻找适合我国国情的发展路径。

首先,在今后的翻转课堂研究中应加强对信息素养的探究以及翻转课堂在教育实践中的应用。国内进行翻转课堂实验的学校主要集中在基础教育阶段,对大学生、研究生教育尝试翻转课堂的试验还很少。在大学生、研究生阶段实施翻转课堂,能有效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培养学生的高阶思维能力,增强学生的社会竞争力。此外,在大学生、研究生阶段实施翻转课堂,能够使翻转课堂的学科应用范围更广,而不仅仅局限在英语、语文、数学等基础性学科。

其次,在翻转课堂评价方面,不仅应重视总结性评价,还要重视形成性评价,使得过程和结论都能够得到及时的评价和反馈。在评价过程中,应注意教育评价观念的更新,摒弃传统的以分数、升学率为主的评价体系,打破由任课教师评价学生的传统做法,建立教育评价新机制。由单一评价转向多元智能评价,实现定量与定性评价相结合,促进学生个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