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在悲剧中的光影

【摘 要】大型黄梅戏历史剧《汉时明月》是《半边月》的改编本,精改后的剧本是以汉朝“文景之治”盛世为历史背景,以文帝立法为契入点,以代州官民抗强护法为故事而展开。

【关键词】黄梅戏;《汉时明月》;灯光设计

中图分类号:J814.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7)01-0045-01

大型黄梅戏历史剧《汉时明月》是《半边月》的改编本,灯光设计由我与王幼宏老师合作完成。在灯位选择上,大量运用了后区逆光,以丰富舞美元素的表现力。通过逐渐减弱四道低灯位侧光从台口至舞台后区的亮度,加强了舞台空间的纵深感。四道吊杆侧逆光和逆光均使用LED变焦帕灯,以扇形方式围绕中心演区对光,在加强重点区域灯光表现的同时,完成了适合布景特点的周围区域的过渡。面光在本剧中的地位降低,仅用了5台1500W电脑切割灯来承担辅助光的作用,以保证演员的垂直照度为基础,辅助侧逆光照明。效果光主要选用了电脑染色灯、图案灯、光束灯和切割灯四种灯型,通过组合运用,取长补短,立体全方位地布置在舞台主演区和侧光位。如此,形成一种风格鲜明的布光模式,恰当地营造出戏剧冲突所需要的灯光效果,達到了视觉造型效果,突出了戏剧情绪的表现。

“枝头绿,莺啼啭,又是冬去春日来。天蓝蓝,水潺潺,柳丝长,花艳艳。”这即是对美好家园的写实描述,又为半月这个人物以后的遭遇留下了伏笔。此前的美好景象,光色主要考虑的是宁静祥和、柔美清澈,雾状的逆光和淡淡的烟雾效果衬托了演员的表演,加强了舞台空间的表现。随后县令李傲天、半月与国舅薄昭之间发生了“护法”与“抗法”的戏剧冲突,灯光语汇运用了急促、锐利、强烈的“大明大暗”“大强大弱”来突出人物造型。

第二场戏是在代州县衙后堂。县令李傲天得知,国舅诬告自己犯上作乱,自知难逃横祸。此刻灯光偏重于气氛的营造和人物内心情感的塑造,侧逆和侧光红色透露出一种紧张的气氛,用以暗示事件的严重性和人物焦虑的内心。当半月、李龙在生离死别的那一刻,所有电脑灯光束(浅紫)聚焦在二人身上,朦胧的光点随“舞”而动,“送御状,伸正气,告国舅,护昭令”和着高亢凄凉的唱腔,催人泪下。

刑部大堂是本剧的另一个主要地点。灯光采用完全写实的手法,营造出刑部大堂恐怖和神秘的气氛,用大角度的逆光、冷峻的色彩对比、强烈的阴影效果来表达这场独特的战争。同时,又做了一些刻画人物内心情感的处理,如张释之上堂,在舞台中间用电脑切割灯铺出一条白色光路,象征着张释之不畏强权、秉公执法的精神。随着灯光变化,舞台后区出现一个巨大的瑞兽,与两旁的圆柱形成呼应,灯光利用两台光束灯,分别从“沿幕”与“侧幕”的夹角处投射,来衬托舞美布景结构。最后县令自戕大堂,灯光伴着音乐的重拍,由原来压抑灰暗的蓝调刹那间转换为大片红光,一束定点白光从上自下洒在李傲天身上。这种光线处理手法强化了戏剧的表现力,坚定了半月“护法”的决心,推动剧情发展。

在御花园,文帝亲自耕种回宫,心情十分愉悦,几道密集的绿色逆光、侧光和侧逆光加图案树影射入,使轻烟弥漫的御花园宛如仙境一般,与之前的紧张色调、亮度形成强烈反差。这种明亮的场景与他的心境十分吻合。

第五场端阳节夜,半弦月挂在西天,树影婆娑,半月在庭院花丛中凝视,想起死去的养父,不禁悲从心来。这场灯光设计主要营造一种冷峻的效果,少而明确的色彩,追求照明光与气氛光、造型光与环境光之间的微妙平衡。这种画面语汇,就像半月历经艰辛仍不失对生活的努力追求。

特定灯光效果的追求是与剧情发展紧密结合的,它强化了戏剧的表现力。最后一场戏是本剧的另一个小高潮。灯光采用了层层递进、逐渐渲染的表现方式。先是一束电脑灯定点光照射在拿着日月镜的太后身上,随着她举起日月镜,照射在她身上的侧逆光逐渐增多,强化此时此刻人物内心发生的巨大变化。命运把半月逼到了绝境,二十年朝思暮盼的生父居然是仇人,此时场景光瞬间消失,运用灯光追踪演员,伴随着悲凄的音乐,从一个定点到另一个定点,众人渐渐隐去,退到朦胧的石人旁,退到舞台幽黑的深处。经痛苦抉择,半月遂身穿孝服洒酒祭奠后,跪认生父,以家、国、法、理劝父自裁,这时戏剧冲突和情感冲突都达到了高潮。通过光对场面的辅助和光对场面的互动来突出“人物”以及剧目的升华。

大型黄梅戏历史剧《汉时明月》是一出细腻表现人物的悲剧,以新时期的黄梅戏模式来演绎,迎合了众多现代观众的欣赏趣味,在强调厚重的光影特性下,高亢凄凉的唱腔,密集的锣鼓点,带动了观众与剧情之间的情绪互动,加强了观众对本剧主题更深层次的思索。

我与王幼宏老师在灯光设计方面进行了大胆创新与尝试,剧目上演后得到很多业内人士的好评。在此,感谢王幼宏老师对我的精心指导,感谢热心的专家提出的改进建议,希望大家共同探讨戏剧舞台灯光设计工作的创新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