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首届草书展序

纯粹艺术的草书,成为人们对精神追求独特的表达形式。因草书难于识读,实用性不强,也无物象的寄托表达,以至于书法学习者因学习的难度和表达的难度较高而望洋兴叹,敬而远之。

但真正进入草书状态时,则会感受到草书的情感表达自由程度更宽阔,技法的丰富程度更高妙,章法、意境更深远,追求美感的构成形式更丰富,都是其他书体无法比拟的。

“物外游”三字,是对草书更形象的诠释。

关注地域书法,不能不关注占据书体重要位置的草书。游览新疆首届草书展,便可窥见一斑。

国运昌盛,使喜爱草书的人群逐渐增多,并且有一定的受众群体。草书有难度,有高度,有神秘感,必定会吸引更多的书法爱好者参与其中。

自秦汉以来的历朝历代发展到鼎盛时期,必然有草书名家、名篇产生。说明物质文明的高度发达必然伴随着精神文明发展巅峰。当代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繁荣昌盛,也“越來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所以我们的展览主题“我和我的祖国之新疆首届草书展”,是我们用草书写意抒发出对祖国繁荣的自豪情怀。

草书的高度是一个地区书法艺术整体水平的呈现。书法发达的省份,草书水平必然高,受众必然多。在楷书、隶书、篆书水平相当时,落款的行草书必然成为最终取舍的亮点或成败的关键。

书法工作者要善于关注时代,草书工作者要更善于捕捉时代的脉搏,善于表达时代的精神面貌。大美新疆,辽阔豪放,诗情画意,是激发草书创作的最佳环境。

草书是需要有胆量的。俗语艺高人胆大,大胆地涉猎草书,大胆地书写,大胆地表达,是草书情怀与素质的集中体现。

新疆首届草书展必定有花占枝头的作品产生,也代表着这一时期新疆草书的发展成果。

淳虚草堂主人郑钧

2019年5月16日

作者简介

郑钧,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昌吉州书法家协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