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笺加工技艺”的生命意蕴和人文关怀思想


打开文本图片集

摘 要 审美人类学植根于人,体现了人类创造的物品之美。人对生命敬畏、热爱,因而要去表现它。传统纸笺将“生命”这一宏大的主题,通过精巧的加工工艺、做工精良的纸张和美轮美奂的手绘图案展现出来。以安徽掇英轩①纸笺个案为例,在审美人类学视域中,从“物”的维度分析“纸笺加工技艺”的生命意蕴和人文关怀思想;从“人”的维度分析新时期感悟传承生命之美的工匠精神;最后从“艺道”的维度提出安徽掇英轩对“纸笺加工技艺”恢复传承的原则与对策。

关键词 审美人类学;纸笺加工技艺;生命意蕴;人文关怀思想

引用本文格式 何亦邨.“纸笺加工技艺”的生命意蕴和人文关怀思想——以安徽掇英轩纸笺为例[J].创意设计源,2019(3):20-28.

Abstract Aesthetic anthropology is rooted in human beings and embodies the beauty of objects created by human beings. People admire and love life, so they have to show it. Traditional paper presents the grand theme of "life" through exquisite processing skill, well-made paper and beautiful hand-painted patterns. This paper is based on Anhui Duo yingxuan notes as an example, in the perspective of aesthetic anthropology, from the dimension of "object", "notes processing craft" life connotation and humanistic care; from the dimension of "people", feeling spirit inheritance the beauty of life in the new period;and finally put forward from the dimension of "dao of art" Anhui Duo yingxuan of "notes processing skill" inheritance principle and countermeasures.

Key Words  Aesthetic anthropology;Paper processing skill;The life implication;Humanistic care thought

审美人类学植根于人,体现了人类创造的物品之美。正如席勒所说“人啊,唯独你才有艺术”。[1]人类创造物品的首要目的在于实用,其次是追求美的享受。审美需要产生在实用需求之后,对于生命的渴望和追求贯穿于人类活动的始终。实用是为了延续生命,审美是为了美化生命,进而有助于更好地延续生命。生命之美是传统纸笺永恒的主题,传统纸笺将“生命”这一宏大的主题,通过精巧的加工工艺、做工精良的纸张和美轮美奂的手绘图案展现出来。通过恢复“纸笺加工技艺”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助于回顾古代传统纸笺发展的历程。这样看似“倒叙”的过程,实质上是在延续古人对于生命之美的传承与表达。

一、物——“纸笺加工技艺”:生命意蕴和人文关怀思想的载体

“纸笺加工技艺”不仅体现了文人的雅趣情怀,更重要的是它作为一种载体,承载并体现出了丰富的生命意蕴和人文关怀思想,其表现如下:第一,“纸笺加工技艺”能延续纸张的寿命,对这项非遗技艺的传承,就是古代文明向现代文明的延续;第二,“纸笺加工技艺”作为一种纸张装饰手段,发挥了作为“生命精神”载体的作用。下面分别来分析这两点:

(一)“纸笺加工技艺”接续古今文明

“纸笺加工技艺”作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对宣纸或皮纸进行二次加工,使其能够经受住时间、空间的考验,具有较强的耐光及防蛀性能且不易褪色。同时通过技术加工使纸张具有特殊性能,从而延长纸张本身和书法作品的寿命。“纸笺加工技艺”的目的在于提高或改变纸张的使用性能,得到外表更加精美的纸张,让纸张变得更易于保存,延长纸张的寿命,有助于让优秀传统文化流传至今。

在南北朝以前,人们已经开始探索不同的纸笺制作和加工方法;到宋元时期已有大量加工纸张及相关加工技术存在;明代屠隆所撰《考槃馀事·卷二》中记载了自南北朝至明代存世的纸笺以及几种特殊的纸笺加工方法。由此可见,明朝“纸笺加工技艺”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的高度,并且出现了多种繁复的纸笺加工技术。南北朝时期已经有侧理纸(又称“苔纸”,相传为晋代越人用水苔制成)、会稽竖纹竹纸;唐朝有硬黄纸、薛涛笺(蜀笺);宋朝有澄心堂纸、乌丝栏、歙纸、黄白经笺、碧云春树笺、龙凤笺、团花笺、金花笺、鄱阳白、藤白纸、观音帘纸、鹄白纸、蠶繭纸(蚕茧纸)、竹纸、大笺纸、彩色粉笺;元朝有彩色粉笺、蜡笺、黄笺、花笺、罗纹笺、白录纸、观音纸、清江纸;明朝有观音纸、奏本纸、榜纸、小笺纸、

大笺纸,大内“用细密洒金五色粉笺、五色大帘纸”[2],“洒金纸有白笺,坚厚如板,两面砑光如玉洁白。有印金五色粉笺,有磁青纸如段素,坚韧可宝”[3],吴中有无纹洒金笺、松江谭笺,还有高丽纸“以绵茧造成,色白如绫,坚韧如帛,用以书写,發墨可爱。此中国所无,亦奇品也”[4]。《考槃馀事·卷二》中记载了造葵笺法、染宋笺色法、染纸作画不用胶法、造槌白纸法、造金银印花笺法、造松花笺法。这些“纸笺加工技艺”工序繁复,对使用原料、用量和加工时间等都有严格要求,成品精致雅趣。

这些中国传统“纸笺加工技艺”依靠的是手工和经验,具有不可替代性,是现代化技术无法替代的,其中蕴含的生命意蕴和人文关怀思想也是西方文化无法替代的。现代人能够达到甚至超过古代纸笺加工水平,这无疑是对“纸笺加工技艺”这项非遗的生命延续。安徽掇英轩凭借成功恢复粉蜡笺这一失传百年的“纸笺加工技艺”而著名。台湾学者在《粉笺与粉蜡笺耐光性之研究》②中提到,利用专业仪器进行分析,将安徽掇英轩生产的四色粉蜡笺与乾隆年仿澄心堂纸作比对,最终得出了如下结论:乾隆年仿澄心堂纸在耐光性、抗老化性方面不如安徽掇英轩的粉蜡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