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华精神到藏书票

清华大学的前身是清华留美预备学校,创建于1911年,是用美国退还的“庚子赔款”余额建立起来的。《清华学堂章程》规定:“本学堂以进德修业、自强不息为教育之方针。”《北京清华学校近章》又规定:“以培植全材、增进国力为宗旨,以造成能考入美国大学与彼都人士受同等之教育为范围。”当时学校的教学学制、课程、教材、教学法等多照搬美国。

清华独立人文精神之孕育应以梁启超1914年来校演说为标志。演说中提出,“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应为“君子”之条件。又说:“清华学子,荟中西之鸿儒,集四方之俊秀,为师为友,改良我社会,改良我政治,所谓君子者,非清华学子,行将焉属?”

梁启超在清华对学生记者论及教育的人文主义实质,载入《与梁任公先生谈话记》一文,说:“我们中国教人做人向来是做一个整个的人的,他固然有混混沦沦的毛病,然而只做一个部分的人,未免辜负上帝赐给我们所人人应享的‘一个人’的生活了。我以为清华学生应当谋这些极端的贯通融洽,应当融合东西文化,不要只代一面做宣传者。”

1922年,他的长子梁思成担任《清华学校1922—1923年的毕业纪念册》美术主编一职,除了印在封面内,当作蝴蝶页的装饰图案,总共出现三种主要的图案,都有象征五福临门的五只蝙蝠,其中封面内第一页靠中心位置的五只蝙蝠图案内,印上Ex-Libris (国际上通用的藏书票标志),并在右上角署上“成”。封底的蝴蝶页,则在靠中心位置的五只蝙蝠内加上“自强不息,厚德载福”八个字,显然是印错了,所以在福字旁边加盖一个“物”字;其余的都是五只蝙蝠内,加上一对蟠桃。将传统的吉祥图案应用在毕业纪念册的蝴蝶页上,并且将梁启超对于清华学子的要求应用在藏书票上,可以说是藏书票创作上的一段佳话。

梁思成为这本毕业纪念册画了十六幅整页的插图。第一幅画的,即是梁启超为对学校有奉献的唐孟伦所立的纪念碑,上书碑铭:“清白乃心死厥职,如此人格足衿式。”另在本书随文包图的插画中绘有四幅生活性的插图。书上的这二十幅插图,和梁思成建筑写生画的风格一致,使得本毕业纪念册图文并茂。

唐孟伦生于广东省香山县,1908年随堂叔唐国安入外务部任候选府经,1909年游美学务处成立,又随唐国安入游美学务处任英文副文案。当年考选第一批直接留美生梅贻琦等47人,协同唐国安亲自护送他们到美国留学。1910年与胡敦复、严智锺,护送第二批赵元任、胡适等70人赴洋留学。任务完成后,取道欧洲回国,专程考察英、法、意、荷等国教育制度和办学经验,为日后兴教办学做好准备。1911年4月清华学堂成立,唐孟伦担任第一任庶务长。建校最初十年,扩充地亩和筹建校舍是一项重要任务;并主管会计处,负责全校的财务工作,包括校内办学经费和国外留学经费,任劳任怨,为早期清华教师的典范。纪念碑立于其生前办公室和住所——学务处西院旁之小山丘上。

唐孟伦的堂叔唐国安,经族叔唐廷枢举荐,以第36名排序,与蔡廷干、唐元湛等入选清廷公派留美幼童,作为第二批于1873年6月赴美留学。因政策改变,中途回国,肄业于耶鲁大学法律系。1907年入京担任外务部司员兼京奉铁道事,后进入外务部工作,和唐绍仪、周自齐、颜惠庆等,与美国协议将庚子赔款余款退还中国,每年利用退款派遣100名学生赴美学习,并成立“游美学务处”,由唐国安负责日常主要工作。

1911年4月29日,清华学堂正式成立,唐国安被认命为副监督。1912年2月清帝退位,唐国安无意当官,愿留任清华主持校务,积极筹划复校。5月1日正式复校,唐国安被任命清华学堂监督。来年10月27日,清华学堂改名为清华学校,唐国安奉派为第一任校长。

唐国安、唐孟伦叔侄先后鞠躬尽瘁,死于任上,允为清华精神之表率。

来年出版《清华学校1923—1924年的毕業纪念册》的封面,不再像《清华学校1922—1923年的毕业纪念册》的封面是“云从龙”烫金,而是在正中央,烫上校门和一眼望去的大礼堂。蝴蝶页内封左上角,“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分别印在灯塔放出光芒的左右两方,底上十分之一空白处,可以填上收藏者的姓名,并在图案衔接处标上“ Ex - Libris”,专为该届毕业生设计的通用藏书票。同时将“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印在书名页的校徽上。

在藏书票图案的右下角,周围画满的斜线内,可以认出“童”字,正是本毕业纪念册的美术主编——1925年级的童寯(jùn)。1921年童寯以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学校高等科,和梁思成先后在美国宾州大学建筑系留学。1928年冬获得建筑学硕士学位提前毕业,在费城、纽约两地建筑事务所学习、工作一年。1930年5月离开美国,途经伦敦、巴黎、柏林、瑞士、莫斯科等地,9月应东北大学之邀任建筑系教授。1931年2月继梁思成后,担任系主任。

1931年11月应陈植之邀赴沪,与赵深、陈植合办建筑事务所,后于1933年正式挂牌成立“华盖建筑师事务所”,培养了一批建筑人才,参加设计的工程约一百项。1944年秋抵重庆,任中央大学建筑系教授。1952年起,先后任南京工学院建筑系、建筑研究所教授。长期致力于建筑和园林理论研究,有卓越成就。童寯生前虽不像梁思成那么有名,却是一位学贯中西、才华洋溢的建筑师,他与梁思成先后为清华学校毕业纪念册设计藏书票,值得我们大书特书。

在本校教职员名录上,有陈福田讲授英文、数学,庄泽宣讲授心理学,梁启超讲授近三百年来中国学术史、群书概要,梅贻琦讲授物理学,王文显讲授英文,余日宣讲授公民学、政治学、远东政府,陈达讲授西方文化,林语堂讲授英文字母,陆懋德讲授中国文化史;皆当时名师,或者是清华学子,学成归国的俊彦。

有趣的是,梁启超的次子梁思永,除了是应届毕业生外,为“辩论会”和“余料与怪事”,各画了一整页插图,都十分逗趣,显示他在绘画上的天分。三子梁思忠则在1926年级,也出现在这本毕业纪念的名录上,梁启超的三位公子,均就读清华学校,一时传为美谈。而本册美术主编童寯,已经在《清华学校1922—1923年的毕业纪念册》上画了三整页的插图,反而在这本只画一整页。

当时在清华读书的,或是每年由各省考送而来的,或是每年在上海或北京几十人或几百人中取一个考进来的插班生,都是全国的精英。诚如这两本毕业纪念册的照片编辑、1924年级的胡竞铭,在1923年3月9日《清华周刊》第272期《你来清华做什么的?》一文中说:“清华学校,不是一般国内普通的学校。国内一般普通学校的主旨,是在普施教育;清华学校的主旨,是在造就人才。”从这两本毕业纪念册,可见一斑。

摘自《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