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古与流行混血的新美学概念


打开文本图片集

《诗经·周南·葛覃》有云: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矮小的灌木,不追求白桦的挺拔高洁、松柏的参天耸立,但求漫山遍野,覆盖广阔的大地。正如灌木文化品牌的发展愿景,以主品牌灌木为核心,包括旗下的梓楠文化艺术(动漫动画视频类)、乌合之众(产品类)、黄鸟工作室(外包类)等子公司及工作室,希望灌木文化在将来能够遍地开花,全面发展,带动行业风向。

今年3月,全国首个传统工艺工作站,“雅昌文化集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驻新疆哈密传统工艺工作站”在哈密成立,希望以现代文创产品与传统工艺相结合的方式,将哈密手工刺绣传承下去并让更多的消费者认识且认可,辗转之后,灌木文化团队与国家文化部副部长一同前往新疆进行实地考察,也在当地政府与工作站的协同下,了解了新疆民俗及哈密刺绣发展至今遇到的实际问题与绣娘的生存状况,这都为我们接下来更好的将传统手工艺与现代设计结合及如何将其推向市场提供了理论基础及创作灵感。

此次展览中,展示了灌木文化与哈密刺绣合作的产品,演绎了传统与时尚的跨界、流行与非遗的碰撞,将哈密刺绣文化的概念植入到日常的生活产品当中;尝试用现代的表现形式来呈现传统的图案,结合新疆哈密当地的传说、风土民情,以绣娘们精湛的刺绣技艺,让更多的人接触和了解哈密刺绣文化。

《时尚北京》对话灌木文化

品牌设计师黎贯宇

《时尚北京》:品牌希望传递怎样的理念?

黎贯宇:希望将中国传统元素与现代潮流语言重组,赋予其新的生命,保护传统的同时,向千篇一律的市场提供了复古与流行混血的新美学概念,这种幽默感和自嘲精神能够更贴近时代,希望传达当代年轻人不盲目跟随,勇于表达自我的态度。

《时尚北京》:从刚接触哈密传统工艺到现在可以很好的运用和设计,对传统工艺有什么新的认识和了解?

黎贯宇:以前对传统工艺了解有限,觉得哈密刺绣离我们很远,只是在艺术层面接触,或者在博物馆、展览馆等地以展品的形式看到过,但是深入了解后发现,其实传统工艺完全可以贴近我们的生活,因为其常见的形态原本就是日常生活用品,只是民族色彩比较浓郁,但是经过现代化的设计之后,不但可以将其呈现出新的面貌,也可以运用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全方面展现手工艺术的魅力。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传统工艺需要以人为载体,需要不断的学习及运用才能一代代将其传承下去,所以我们也组织了手艺比较突出的绣娘进行了学习,增强他们的图案设计能力的同时,提升自身的审美及现代化设计手段。

《时尚北京》:您认为在当下,非遗文化应该如何继承和发扬?

黎贯宇:众所周知,非遗保护是以人为核心,以生活为载体的活态传承实践。非遗的生命在于生活,所以要促进非遗在秉承传统、不失其本的基础上,更加全面地融入当代人的生活,让非遗在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中得到传承,消费者的出现以及对手艺人的培训都是对非遗文化的传承与保护。

目前来说,非遗保护工作正处于新的历史起点,全面确认非遗保护对象名录体工作系基本形成,非遗保护工作機构逐步完备,各级财政政策稳定支持的机制,方式多样、社会参与度不断提高的保护传承体系也正在形成。

有了这些支持,我们所承担的角色就是做好非遗与现代产品之间的桥梁,以设计将两者连接,以高品质的文创产品将非遗文化传承并发扬。

《时尚北京》:传统会因时尚而死吗?

黎贯宇:不会,时尚与传统是相辅相成的,而且很多传统工艺具备很多现代工艺不具备的特色,而现代品牌与产品也常常在传统工艺中寻找灵感,两者的结合常常能碰撞出独特的火花。

比如山东昌邑县的柳疃镇就以柳疃丝闻名于世,即使在在当今快速发展的社会环境里时时刻刻不忘保持住良好的传统,2010年,著名服装品牌阿玛尼的当季服装和采用的新材料就是出自那里的新品种丝棉。这就是传统与时尚结合的最好的范例之一,也充分证明,我们的传统手工艺,完全可以走上世界级的舞台,两者的结合只会彼此相互促进而并非对立,传统与时尚,传承与创新都应是当下传统工艺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