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峪村,军户古村燕歌戏之乡


打开文本图片集

高丽敏,北京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门头沟作协副主席。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增刊)、《阳光文学》《时代文学》《北京作家》《北京日报》《京郊日报》《劳动午报》等报刊,入选各类文学合集 ,出版诗集《心灵丹青》。散文《晨曦在交响中突围》获《人民文学》征文奖。

张玉珠,网名:薄雾,从事摄影工作多年,是中国女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首都网特约摄影师,中国七立方影坛高级摄影师,绿野户外高级摄影摄影师,517户外网高级摄影师,宾得摄影沙龙管理员,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摄影记者。

柏峪村在北京市门头沟区斋堂镇著名的爨柏景区,有『军户古村燕歌戏之乡』的美誉。军户,是中国古代世代从军、充当军差的人家。东晋南北朝时,士兵及家属的户籍隶属于军府,称为军户。军户制度在元、明两朝最为完备。柏峪号称军户古村,现如今已经看不到军户村的特别之处,只是在村委会的门口有八个大字『毓秀钟灵,军户古村』让探访者心生疑窦,对柏峪产生无限好奇。

行于军户古村的如故旧景中

柏峪民居依照地形和占地面积而规划,一般为正房3间,两侧厢房各2间,倒坐房3间,是古朴雅致的山地小四合院格局。门楼阴阳合瓦、清水脊,三层青石台阶,前后金檩装有木雕门罩,都是福瑞吉祥的花卉鸟兽图案。大门内外又有影壁,外影壁对着门楼或者隔着大门前道路设在对面。内影壁为靠山影壁,依托厢房的山墙青砖砌筑,上面出檐,四框围以砖雕花饰,影壁面上用斜砖拼出平面图案,雕刻有吉瑞花卉纹饰。外影壁为平地砌墙,也极为讲究。村里有一道古墙将山体之上的房屋围抱,远看犹似古堡,为军户古村平添悠远和神秘。前些年临街的墙壁上还保留着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农业合作化等不同历史时期的标语。行于街巷,就像是穿行在小村的血管之中,让人不知不觉回到久远时候。

在民俗信仰方面军户村亦是特别。比如他们把大象作为崇拜对象,认为它能够护佑军队,让将士在战场上更加神勇。也许是巧合,在通往天津关黄草梁的半山腰,真的有一处山体就像是一头大象在山谷间低头觅食探路,村民称其为象鼻山。

燕歌戏,戏曲中的活化石

柏峪是燕歌戏之乡。柏峪的男女老少,有事没事都能唱两嗓子。总是还没看见人,燕歌的唱腔就已经穿墙跃梁直击耳膜。一般是听不懂的,因为柏峪燕歌腔调特别、发音独特,哪怕听不懂也会被吸引或陶醉,感叹这深山之中还有这等腔韵,实则不俗!

燕歌戏也有文场、武场之分。文场主要以管弦乐为主,即:四弦、二胡、笛子、小号、笙等。在偶然情况下,只要有一把四弦也能唱出水平,不失韻味。武场有板鼓、锣、堂鼓、钹、镟、镲、挂板、铜钟、云锣等,打法多样,变化无常。燕歌戏从穿戴、化妆上看,多用明朝服装,与京剧、河北梆子的服饰有相近之处。现在村社员剧社保存的几套戏装已成文物,被大家视为宝物一般珍惜。这一古老地方戏种可谓是戏曲中的活化石,也同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面临着艺人老龄化、后继乏人的困境。为了不让珍贵文化遗产遗失,柏峪人成立“柏峪社员剧团”,燕歌戏最终被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加以宣传和保护。目前剧团有40余名演员,能够上演《小锦缎》《锣衫记》《牧羊圈》《孙举皋卖水》等15个完整戏目。

柏峪村有自己的文化剧场,灯光、音响、舞台在京郊堪为一流。夏季到柏峪村旅游客居,吃过特色农家饭后,在军户古村的街巷漫步甚为惬意。作为客人的你从闹市来到这一隅,享受久违的宁静,再在饭饱茶闲时到柏峪剧场听民间艺人唱上一出燕歌戏,这是只有在柏峪才能享受得到的。台上穿戴考究、唱念做打有板有眼的柏峪燕歌艺人,无论台风还是唱功都不逊色于专业戏曲演员,一定会让你忍不住叫好,还以为自己回到了那朝那代一般。而这唱戏的人就是军户的后裔,也是白天时你在街头巷尾田间地头遇到过的老哥、大嫂。

图说:

01. 柏峪村屋脊上雕刻有吉瑞花卉纹饰

02. 柏峪民居是古朴雅致的山地小四合院格局

03. 村里的古墙为军户古村平添悠远和神秘

04. 燕歌戏有着“戏剧中的活化石”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