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的第一块基石

古玉器的纹饰

玉器纹饰与玉器相伴生。随着工具的进步,先民们在原来光素的玉器上开始琢制装饰的花纹,使之反映先民的思想和审美。石器时代纹饰以简朴粗犷为特点,纹饰花样较少,琢制不精。

商有直线纹、斜线纹、菱格纹、弦纹、折方纹、圓圈纹、三角纹、勾云纹、龙鳞纹、兽面纹、饕餮纹,以勾云纹多见。线形主要为双勾阴线纹(俗称双阴挤阳),还有减地起阳线。

西周纹饰保留了商代样式,又新出现龙首纹、龙鳞纹。商代动物及人物眼睛是臣字形,西周在此基础上,眼角出钩。其线形继承商代,后期在双阴线基础上,变化为宽窄两条线组成一阳线。宽线用“彻”法刻成,窄线用“勾”法刻成,线条刚柔相济,流畅飞动,飘逸秀美,俗称一面坡刀工。

春秋玉器纹饰以阴线龙首纹多见,龙纹、凤纹、勾云纹、卷云纹、谷纹、蟠虺纹为主要纹饰,后三者为新出现纹饰。纹饰布局的特点是满、密、细。工艺上以阴线兼浮雕的技法,表现出敦厚而灵秀的美感。战国时期纹饰创新有阴线勾连乳钉纹、蒲纹、列星纹、束丝纹、谷纹蒲纹组合等。抛光工艺大为改进,质坚色美玉器抛光度能达到玻璃光泽。春秋战国玉器纹饰工艺精美,风格秀丽,飞扬灵动,多彩多姿,给人以赏心悦目的艺术享受。

汉代是中国玉器文化发展的高峰。其几何形纹饰沿用战国纹饰精华,动物纹发挥了前所未有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很多独创纹饰如螭纹、龙纹、凤纹、熊纹、虎纹、貘纹、鸟纹都被历代工匠沿用直至今天。汉代动物个个有着结实的肌肉,矫健的身躯,它们身体的游动感空前绝后,至今仿者不能得其真髄。龙纹、凤纹、螭纹扭曲而躁动,张力十足,形态威严,具有无限的生机和活力。汉代刻玉工艺以“汉八刀”为代表,继承了战国刀劈斧剁的硬朗,更加简洁犀利,风格豪放,干净利落。同时汉代由于治玉工具的进步,对纹饰的细节刻画亦趋精绝。其代表工艺是游丝毛雕,阴刻线条精细入微。“碾法婉转流动,细入秋毫,更无疏密不均,交接断续,俨如游丝白描,毫无滞迹。”可以说,刻玉工艺到了汉代,“其能事毕矣”。此后各代工具即使飞速进步,亦难出其右。

唐以后各代纹饰沿用了三代纹饰,新增者多为花鸟虫鱼、飞禽走兽之纹。唐代新创纹饰有花、叶、云、水、胡人、麒麟等。宋代新创有卷草纹、灵芝纹等。辽金玉器影响后世的是“春水”玉和“秋山”玉.春水玉是以海东青捕天鹅图案为标志,秋山玉是以虎鹿山林图案为标志,反映了北方民族游牧狩猎的生活传统。元代玉器创新纹饰有牡丹、荷叶、水草、禽类花纹。明清玉器纹饰集历代之大成,其装饰和纹饰都向精尖方向发展。花卉、蔬果、草虫、人物、亭台楼阁、龙、凤、螭都是常用纹饰,但都有新的改进,使之更加精美,富于装饰性和生活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