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述黄庭坚草书

黄庭坚是中国书法史上极具影响的一位书家,其草书艺术成就最为突出。通过研究黄庭坚的草书艺术,我们可以进一步理解宋人的尚意书风及书法表现心性的时特征。论文从黄庭坚草书渊源、草书观等几方面进行了理论性分析, 通过对比的方法阐释黄庭坚的草书价值。书法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宋代亦有了长足的发展。宋代帝王的喜好更加促进了这一文化现象(书法)的繁荣。无论是书学的设立,还是《阁帖》的刊刻,都影响广泛而深远。

黄庭坚生平简介

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自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又称黄豫章,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北宋诗人、词人、书法家,为盛极一时的江西诗派开山之祖。英宗治平四年(1067)进士。历官叶县尉、北京国子监教授、校书郎、著作佐郎、秘书丞、涪州别驾、黔州安置等。哲宗立,召为校书郎、《神宗实录》检讨官。后擢起居舍人。绍圣初,新党谓其修史“多诬”,贬涪州别驾,安置黔州等地。徽宗初,羁管宜州卒。宋英宗治平四年进士,绍圣初以校书郎坐修《神宗实录》失实被贬职,后来新党执政,屡遭贬,死于宜州贬所。

黄庭坚的草书认识

(一)黄庭坚的草书观

在草书凋零的宋代,黄庭坚敢于独辟蹊径。他对草书情有独钟,他在实践古法的同时,记录下了大量的心得、体会,这些言论散见于书札、题跋和部分诗篇当中。这是他长期习草的经验总结、深切体会。这些看似零碎的议论,表达出了黄庭坚对草书的观念,在这理论中,他提出了“不俗”、有“韵”、求“拙”、自然的草书审美观。

“张长史作草,乃有超轶绝尘处。以意想为作之,殊不能得其仿佛。”[1]

“僧怀素草攻瘦,而长史草攻肥。瘦硬易作,肥劲难得也。”[2]

“……怀素草,暮年乃不减长史。盖张妙于肥,藏真妙于瘦,此两人者,一代草书之冠冕也。”[3]

(二)黄庭坚草书的风格特征

黄庭坚与颠张醉素那种“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的狂者之风截然不同,他的狂草写得并不快。其用笔多不连贯,点画错落,不但实接处少,就是意连也不多,但却不影响整体的统一性,而这也是其书写速度缓慢的证明。其心路历程绝非如激流般地汹涌澎湃,在他眼中古人是索靖、张芝、二王等草书大家,他以索靖笔短意长的标准评判“今人作字,大概笔多而意不足。”[4]笔短意长、行间茂密正是他所尊崇的汉魏古法。只是如清泉般从笔底汩汩而出,看似极动,其实极静,复杂变幻,归于一心,正符合禅宗所要求的在宁静空寂的氛围里对宇宙人生进行凝神观照与沉思冥想,以达到“梵我合一”的境界。正如赵秉文所言:“涪翁参黄龙禅,有倒用如来印手段,故其书得笔外意,如庄周之谈大方,不可端倪;如梵志之翻著袜,刺人眼睛。”

黄庭坚书学思想

(一)对人性的认识

黄庭坚提出雅俗之说,认为在“君子”与“小人”之间还有“俗人”,对苏轼的观点作了修正。他说:“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若其灵府无程,政使笔墨不减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余尝言,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要使书品不俗,首先必须人品不俗;而要人品不俗,则必须“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道义”指道德修养、礼义规范。其意在提倡多读书,使圣哲的思想在自己身上潜移默化,达到高雅脱俗,书法才可宝贵。此处体现了这样一种因果关系:多读书能使人心胸旷达,志趣高雅,识见超群,书法自然会明个性,富韵味,宏气象,弃尘俗,由此而受到激赏。这种观点也是从苏轼“技道两进”思想脱化而来,带有“人品即书品”的伦理学色彩。

(二)对书法的审美观念

黄庭坚也多次以书法与博弈作比较,认为“写字鄙事也,亦安用功?然贤于博弈,游息时聊尔为之,能使笔力悉从腕中来笔尾上,直当得意”,“可取古法帖,日陈左右,事业之余,辄临写数纸,颇胜弈棋废日,无使笔意便自有佳处”。这些看法与欧阳修自述学书之乐及不计工拙均为同一指归,旨在陶冶情性,超然脱俗,实现真正的艺术自由。这种心态与禅悦之风及市民文化也有關系。无功利而能使人的精神有所寄托的艺术,才是最高雅的艺术。这无疑体现了传统儒家“游于艺”的思想。学书遵古、合古人笔意,是黄庭坚时时提及的话语。在黄庭坚的跋文中“古人”、“古法”的词汇,屡屡出现。他认为学书要学古人、学古法。他对早年学草的经历自思反省之后,认为原因在于未得古法。到中年得观众多碑版法帖、古人墨迹后,才逐渐有了自己系统的草书观念。在他眼中古人是索靖、张芝、二王等草书大家,他以索靖笔短意长的标准评判“今人作字,大概笔多而意不足。”笔短意长、行间茂密正是他所尊崇的汉魏古法。在书法的审美观念上,黄庭坚与傅山都曾提出拙的概念,黄庭坚讲:“凡书要拙多于巧。近世少年作字,如新妇子妆梳,百种点缀,终无烈妇态也。”[5]傅山在他著名的“四宁四毋”中提出“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6]他们追求的拙应该说是一种藏巧于拙,大巧若拙的风格。求拙并不是不需要巧,但一味求巧,便雕琢过甚,故作姿态。所以他们强调的是自然的表现、浑然天成的境地。所谓“既雕既琢,复归于朴。”或许他们在老庄思想方面有着某种相似性和一致性。

黄庭坚的地位及影响

(一)黄庭坚在历史的地位

黄庭坚之后不乏习草之人,书史之中亦多有以草著称于世者,然而可与之比肩者实不多见。明清之际,屈指可数只祝允明、王铎、傅山三家。其中祝允明可谓学黄有成就者。他的草书受黄庭坚影响之深,无论于笔法、章法乃至气韵。在祝允明的作品中得到了完整的继承、延续。祝允明的草书狂放但不失秀逸,虽然是大草书,但他和黄庭坚都带有文人的书卷气。祝允明才情颇高,比之山谷,性情挥洒之处或有过之。

(二)黄庭坚对后世的影响

黄庭坚对后世的影响有精神上也有形式上的影响。当然他的书法对后世的影响远未他的诗歌影响大。但正因为他的“江西派”诗词上的巨大成就也从另一方面提携和加注了他的书法传播及影响。他的书法表现出来的极具个性的个人风格,对后世书家个性创新突破启发意义很大。他在行书上的鲜明笔法特点,在草书上个性突破都对后世书法影响深远。黄庭坚对后世的影响有精神上也有形式上的影响。当然他的书法对后世的影响远未他的诗歌影响大。但正因为他的“江西派”诗词上的巨大成就也从另一方面提携和加注了他的书法传播及影响。他的书法表现出来的极具个性的个人风格,对后世书家个性创新突破启发意义很大。他在行书上的鲜明笔法特点,在草书上个性突破都对后世书法影响深远。

参考文献

[1]宗白华《美学散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1 年6月第1版

[2] 曹宝麟.中国书法史·宋辽金卷[M].江苏:江苏教育出版社,1999.

[3] 屠友祥.山谷题跋[M].上海:上海远东出版社,1999.

注  释

[1]《历代书法论文选续编》 上海书画出版社 1993年8月

[2]《宣和书谱》上海书画出版社 1984年10月

[3] 转引自李泽厚《美的历程》 文物出版社 1981年3月

[4]《黄庭坚诗集注》 中华书局 2003年5月

[5]《苏轼诗集》 中华书局 1982年2月

[6]《揭示古典的真实--丛文俊书学学术研究论集》 中州古籍出版社2003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