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坊桃湖

桃湖是个值得慢慢翻阅的村庄。

桃湖,隶属于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观美社区。徐俨夫时代,桃湖原属于平阳县亲仁乡,有一条江穿过桃湖的腹地,把桃湖这块平原,切成了桃湖和竹排头两块“面包”,这样,桃湖与竹排头遥江相望了。至于桃湖村何时建制,一直是个疑问。

桃花,在桃湖别有一番景象。徐俨夫著作称之为《桃渚集》,他有《春望》一诗,描述当时的桃湖景象:“门掩深春过岁稀,绿阴时复数红飞。疏帘半卷酴酥雨,小立黄昏待燕归。”借物抒怀是文人的共性,内心的孤寂与期待,用春雨绵绵下的桃花来衬托,再恰当不过了。桃湖景致的远近闻名,给文人墨客留下了不少的诗篇。时任平阳县令的陈容,在《桃湖》一诗中发出了“桃花绛压娇红玉,千树临湖看不足”的感叹。清末时期,一方先贤苏得三《桃湖樵唱》一诗,描述桃湖村当时桃花遍湖开的盛景:“桃花风漾遍湖开,色夺彩霞浪作堆。千树花香莺谱曲,声声送出湖中来。”也许是想象,也许是当时桃湖尚存。如今,桃湖早已被泥土淤积成田园,种满各类农作物,而非复过去的景物,只留下“桃湖”这个旧名。

在桃湖,不得不提起水竹林。沿着两旁长满水竹林的堤塘,陽光凭借竹叶间的空隙,投下星星点点的光斑。落日的余晖给绿意盎然的水竹林更留几许灿烂的回忆。那竹林间,相依、相映、相扶的日子,曾载着竹子多少的情声、蛙声、鸟声和欢叫声,却永远回落在有些童年的晴空。“筑石石”“搬家家”“诱蚁蚁”……曾是多少少年儿童在那片凉翼下展开的“棋艺”。那里,有多少生命曾在那片鸣叫声里翕动、炽热里成长。

说桃湖,咋不说徐俨夫呢?据《增订注释全宋词》,徐俨夫,早年高才博学、善书法。南宋淳祐元年(1241)辛丑科状元。中状元后,初授某军签判,任满,添差绍兴府通判。淳祐九年(1249)升校书郎,十年十月转秘书郎。十一年正月转著作佐郎,十月迁著作郎兼礼部员外郎,兼沂靖惠王府教授。十二年正月迁秘书丞,再迁礼部郎中,兼职依旧。宝祐年间(1253—1258)因得罪丁大全,退职还乡,杜门不出。开庆元年(1259)十月丁被罢免。景定元年(1260)俨夫得以起知抚州,未赴。又召为礼部侍郎。未几,卒于任。

这是徐俨夫的生平大概。

在桃湖,已难以找到徐俨夫状元坊的痕迹,但徐俨夫墓葬依旧完整,坐落于桃湖一座山底下。墓圹前面有一个长带状石墙,是宋代原墓的遗物,刻有兽状怪物的雕像。在这充满文人血性的状元墓前,有一种寥廓苍茫的历史感。整个墓区,已在前些年经过重修。也许这是徐俨夫的后裔为了一种完善或称“完整”,而对古墓的一次包装,却无意间削弱了古墓所蕴含的历史厚重和岁月沧桑。在古墓尚存的基座,有一些如花卉、狮兽等类的图案。虽然这些图案的凿纹已变得斑驳,却能体会古墓的沧桑。古墓尚存下来的还有石门槛、石柱、望柱、踏跺等。这些都已蒙上了蛛网和尘土,甚至已几近残破,蕴含着的却是厚厚的历史。状元徐俨夫,并没有给桃湖带来繁荣。时至今日,桃胡仍是一个依山傍水的贫困村庄。

——桃湖深处,正盛开着一片翠绿和苍茫。

责任编辑:黄艳秋